标签归档:如东

春迁(林鸟)

一晃有超过半年没有更新网站了,今天先把五一和张华去小洋口和条子泥的记录补一补。

这次算是我六七年来第三次去小洋口,每次去的点都有些不一样。海印寺的魔术林真的是只有记忆了,已被圈地做了个奇怪的鸟类园,塞满着本不属于哪里的各种鸟。

条子泥倒是第一次去,虽听说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但看到数以万计的群鸟飞起的鸟浪还是很震撼。运气也还是不错,看到只落在眼前的半红勺子(勺嘴鹬)

收获不算很多,但走在自然里,感觉总是很棒。

继续阅读春迁(林鸟)

春迁(水鸟)

一晃有超过半年没有更新网站了,今天先把五一和张华去小洋口和条子泥的记录补一补。

这次算是我六七年来第三次去小洋口,每次去的点都有些不一样。海印寺的魔术林真的是只有记忆了,已被圈地做了个奇怪的鸟类园,塞满着本不属于哪里的各种鸟。

条子泥倒是第一次去,虽听说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但看到数以万计的群鸟飞起的鸟浪还是很震撼。运气也还是不错,看到只落在眼前的半红勺子(勺嘴鹬)

收获不算很多,但走在自然里,感觉总是很棒。

继续阅读春迁(水鸟)

秋天的小洋口

IMG_9404

时隔整整两年,这个国庆假期的第一天,搭上鸟友小明的车,又去了趟小洋口。匆匆忙忙只看了一整天鸟。清晨有雾,全天大风,看得痛苦,拍得糟糕。

曾经充满神奇的海印寺小树林也变了模样,多了人工草坪和热衷烧烤的游客,少了林间飞翔的靓丽风景。

在鸟导whitefang的指引下好好看了回勺嘴鹬。高潮停歇地上,不过十来米的距离,花近一小时仔细的看他们觅食,看他们游走。两年前百米开外惊鸿一瞥的遗憾不再有了。

好久没认真的看水鸟了,看鹬鴴类的功力还是太弱,不然应该能有更好收获。

好容易凑了6个个人新种:

Cuculus poliocephalus 小杜鹃 Asian Lesser Cuckoo
Turdus ruficollis 赤颈鸫 Red-throated Thrush
Chroicocephalus saundersi (Larus saundersi) 黑嘴鸥 Saunders’s Gull
Larus crassirostris 黑尾鸥 Black-tailed Gull
Arenaria interpres 翻石鹬 Ruddy Turnstone
Tringa guttifer 小青脚鹬 Nordmann’s Greenshank

洋口渔港的海鲜看着不起眼,却是价格实惠,鲜美异常。即便小洋口市场上仅仅五元一斤的本土带鱼,也比超市里十几二十元一斤的带鱼好吃多了。二十元一斤的大号梭子蟹看着也很不错,可惜路程太远,带不回来。

继续阅读秋天的小洋口

洋口的群鸟

小洋口,位于江苏省如东县境内,大洋口(即洋口港)以北,濒临黄海。为国家中心渔港,是苏中沿海唯一的中心渔港,也是洋口外闸所在地。

如东小洋口地区潮间带湿地为迁徙水鸟提供了丰富的食物,目前已录得300多种野生鸟类。其中国际受胁鸟种5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1种,国家二级保护鸟类26种,世界上不超过100对的勺嘴鹬,2010年9月24日在洋口地区录得24只,为勺嘴鹬全球迁徙路线上单次单日录得最大数量。在2010年秋季迁徙调查中,一共录得迁徙经过小洋口地区的水鸟数量超过45万只次,小洋口地区的水鸟数量已达到国际重要湿地的标准。

继续阅读洋口的群鸟

国庆如东行

人未到,心久至,念叨了几年的小洋口观鸟,今年国庆终于成行。天色不算完美,观鸟之行却得圆满。短短两天,几位同行鸟友记录到上百种鸟,个人新种也猛涨了二十有余,还看到了不多见的长嘴鹬,红颈瓣蹼鹬,流苏鹬,勺嘴鹬。只可惜大群的鸻鹬看的头晕眼花,眼力实在有待提高。

来自北京,浙江,河南以及江苏各地的近二十位鸟友也难得的聚在一起,一起看鸟,一起侃鸟,好不惬意。只是可怜了那些迁徙路过的群鸟,被一个个身影在林间追随,被一双双热切的眼睛左看右看,好不辛苦。

即便不观鸟,洋口也是值得去的地方。在海边走走看看,放松下整日伏案工作的郁郁心情,舒缓下电脑前酸胀的眼睛,品尝下新鲜的海产,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继续阅读国庆如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