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地震

鲁甸震区记录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昭通市鲁甸县龙头山镇新民村,一个小姑娘快速跑过地震后摇摇欲坠的两层土坯楼房。当地众多年久失修,结构简单的土坯房正是此次地震造成人员重大伤亡的主因之一。

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8月3日16时30分,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北纬27.1度,东经103.3度)发生6.5级地震,震源深度12公里。国家减灾委于8月4日11时将国家救灾应急响应等级进一步提升至Ⅰ级,这是自2010年来,国家自然灾害响应级别最高的一次。

震后,我在昭通市鲁甸县和曲靖市会泽县两地工作十一天,有机会用相机记录灾区点滴。这次地震的震级看似不高,但却因发生在山高谷深、地表破碎、人口密度大、经济水平低、房屋无抗震结构的云南,造成了严重损害。2012年彝良地震发生在昭通北部,当时不到六级的地震即已造成重大损失,今次地震强度和烈度都高了许多,在当地的重大破坏力已可以想见。地震死亡人数也是超过了2010年舟曲泥石流之后任何一次自然灾害。

继续阅读鲁甸震区记录

重回岷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2013年7月22日7时45分,甘肃省定西市岷县、漳县交界(北纬34.5度,东经104.2度)发生6.6级地震,震源深度20公里,随后又发生5.6级地震,震源深度14公里。 地震当天我受命出发前往岷县开展工作。当23日晚间带着首批救灾物资再次站在岷县当归广场上的时候,不由得想到2010年舟曲泥石流。当时亦是连夜赶路押送救灾物资,货车司机开不动了,我们就一起待在广场上小憩了几小时。如今又来到这里,只是不再过路,而是这里发生了地震。 继续阅读重回岷县

走进七盘-被遗忘的角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邓老爷子一家五口人,家里的房子去年才修好,结果地震一来,四处开裂成了危房。一家人省吃俭用多年的积蓄全部白费了。十三岁的孙子地震时候也被家里倾倒的围墙砸伤了脚。提到这些伤心事,看着家里摇摇欲坠的房子,老人哽咽起来。

4月25日,我来到雅安北郊镇七盘村。虽然地震给这个小村子带来了重大的破坏,但因为远离震中,且又深处山中。即便是受灾最重的二组,地震过去近一周,除了每人收到一瓶矿泉水,一桶方便面和一盒饼干,加上整个村民小组收到的十三床棉被,就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山路崎岖,大车无法进入,我们第一次能带去的仅仅是三十床棉被和四百公斤大米。然而,正是这小小的一车物资,在这个被遗忘的小山村,我欣喜的看到一丝笑容浮现在了受灾村民的脸上。

继续阅读走进七盘-被遗忘的角落

童年

彝良大山里的一户普通人家,几岁的孩子也在忙着做家务了。

好动是他们的天性,一边干活一边玩耍。小小年纪,眼神纯净,笑声清脆。

生在大山里,他们或许永远走不出去。走出去又究竟意味着什么呢?这似乎是座围城,我想不清楚,说不明白。只有一点很清楚:不论生活在哪,都希望活得健康、富足、幸福、开心。

继续阅读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