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还是那个舟曲

2010.8-2012.6 灾后两年舟曲变得怎样?

城关桥重新浮出水面,小城面貌未见大变,道路依然拥堵。杨师傅还是那个杨师傅,只是这次不用一起再吃方便食品,可以干上一杯,共同遥想那不堪的一年。

在舟曲的两个故事

Case I 相约腊子口

机械轰鸣,灰尘漫天,他走近我,请我给他拍张照片。‘这正在拆的房子是我的,请帮我在这拍张照片,留个纪念。’

他在迭部县工作,泥石流当天并不在家,家里没人受伤,‘房子没了,也没抢出来什么东西’。

声音很平静,平静中透出一个普通人无奈。

‘我有个博客,叫“相约腊子口”,你可以去看看的’ 。这一瞬,灾后的生活里有了光。

九月,我发现“相约腊子口”这个博客已经更名为“舟曲泥石流国殇”。他用自己的方式纪念这场灾难。我自己偷偷的想,希望某一天他能把名字改回“相约腊子口”,那时候舟曲之殇已成往事,可以笑对每天的生活,享受每天的精彩了。

舟曲泥石流国殇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cjdthzp

白龙江上

舟曲县城,白龙江边,泥石流灾害后日夜作战的武警部队。

[…]

灾后的舟曲生活

生活在舟曲 Live in Zhouqu

舟曲泥石流纪实

8.18,我作为单位第三批舟曲泥石流救灾人员从南京抵达兰州,19日晚搭乘装满救灾物资的车辆启程,次日中午抵达舟曲县城。小小的县城,方圆不过两三平方公里地盘,住着四五万人。这泥石流偏偏从城中横扫而过,破坏颇深。

面对这样大规模的自然灾害,生命脆弱。可细细想想,这灾害的降临也有人的原因吧~

我对甘南一直心有向往,此行却给心中的期望打了不少折扣。灾后的舟曲,垃圾遍地,污水横流,沙尘漫天。我心中的甘南,是那个没有人间烟火的纯净甘南,此甘南,彼甘南,哪一个是真正的甘南。

—— 2010.8.26 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县城

2010年8月7日晚11时左右,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城东北部山区突降特大暴雨,暴雨持续40多分钟,降雨量达97毫米。加之今年上半年,舟曲发生较长时间的持续干旱,使该地区的山体干缩,加大了岩石之间、山体之间的缝隙,使原本已经十分松散的岩体、山体更加松散。暴雨直接触发三眼峪、罗家峪等四条沟系特大山洪地质灾害,泥石流下泄,由北向南冲向县城,流经区域被夷为平地,泥石流堆积物阻断白龙江、形成堰塞湖。泥石流长约5千米,平均宽度300米,平均厚度5米,总体积180万立方米。截至8月24日,舟曲“8.8”特大山洪地质灾害中遇难人数为1447人,失踪318人。

舟曲县位于甘肃南部,甘南藏族自治州东南部,东邻武都县,北接宕昌县,西南与迭部县、文县和四川省九寨沟县接壤。全县总面积3010平方公里,辖20个乡、2个镇,210个行政村,总人口13.47万人,其中藏族4.4万人,占32.78%。境内年平均气温为12.7℃,全年无霜期平均为223天,年降雨量在400-800毫米,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素有”陇上桃花源”之称。舟曲县地处南秦岭山地,岷山山系呈东南—西北走向贯穿全境。地势西北高,东南低。白龙江谷地海拔较低,其高度在1200米左右,南北两则的山地高峰可达4000米以上。县境内山峦重叠,沟壑纵横,地形复杂,是典型的高山峡谷区。山高、谷深、石头多、坡陡、土薄、水流急,荒山荒坡水土流失、泥石流、滑坡严重是舟曲的自然现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