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鹦哥岭的变色树蜥

鹦哥岭林间穿行的小小收获,辛夷写的很详细,我就偷偷懒吧。

和变色树蜥的亲密接触

作者 辛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0fbd00100n53u.html

海南第三天,参加鹦哥岭保护区的绯胸鹦鹉同步调查南麻组的活动,走到霸王岭保护区的松树林里,一路上没看到什么,正念叨呢,路边在找啄木鸟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小家伙,趴在我脚边不远的一棵倒伏的树干上,也不怕人,我用小数码靠那么近,它纹丝不动的趴那,浑身遍布的麟片像武士的铠甲,背上的脊突是它的武器,早上离开河谷的雨林上山后就没看到啥,这家伙的突然出现,让我们立刻有了活力。

也没绕出有多远,不知道怎么发生的,路边灌丛里就跳出一个东西,一下扑到我的腿上,低头一看,哈,是这家伙,抱着我的腿:喂!你啥时候见过这样颜色的树干啊?

它这一扑上来还就不动了,我也不敢动了,怕把它吓跑了,旁边卢刚老师、理想年代、财瑞可过瘾了,一个劲的拍,我只能拍到这样的镜头。想起有年过年在镇江的小公园看到两个男孩子,肩膀上就趴一只绿色的蜥蜴。我这可是它心甘情愿的跳上来的,我也不能不走啊,试试挪动下脚,第一步,没啥反应,第二步,就一下的跳到路边草丛里,也不跑远就在脚边呆着,看来还真有不怕人的动物。

就这一会功夫,脖子开始变色了,还有脑袋顶部,颜色开始变深了,和我的裤子颜色靠拢,真想多观察会,看它最终会变成啥颜色,但是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没时间和它呆了。

那瞬间有带它回家的冲动,做我的小宠物吧,我知道这是身体里的魔鬼在作祟,动物该有动物的家园,它是属于森林的,再见了小家伙,你短暂停歇的大树要远行了,我喜欢你!

行走鹦哥岭

2010年12月1日至8日,一次特别的海南之旅,白沙县鹦哥岭-乐东县尖峰岭,海南八日完全没有见到海,每天上山下溪,穿行在热带雨林之中。第一次参团出省观鸟,观鸟之余还体验到了热带雨林的原味生活,很特别的旅程,很多不一般的收获。

同行伙伴的记录:

海南观鸟的那些日子

海南的观鸟的计划源于青海观鸟的结束,川西以后的我们提前结束了观鸟活动,到达西安在吃晚饭的时候,果老说他12月份去海南,这一个海南点燃了我脑中的火花,海南,终究要去的,扳手指算了还有去海南的假期,那就去吧! 11月的时候,理想年代突然从Q里跑出来问我:12月哪里观鸟好?我随口就答:跟我去海南吧! 这个活动没敢在论坛发帖,怕人太多变成旅行团,不想还是一个扯一个的最后扯到9人,加上果老北京的两个,这个观鸟队伍就变成11人了。可惜老枪回国迟了点,没赶上我们的行程。 原来的计划是去鹦哥岭的道银,李飞已经把道银的资料都发过来,临行前十多天的样子,鹦哥岭保护区的护林员拍到了一只绯胸鹦鹉,这个发现让保护区很重视,决定赶快做一次绯胸鹦鹉的同步调查,李飞邀请我们这只算得上浩荡的观鸟队加入他们的调查中去。我想反正调查也是在野外走,一样可以看鸟,看鸟的机会啥时候都有,去保护区体验一下做调查的经历也是很不错的。况且我们这次的观鸟行程很宽松,做完鹦鹉调查可以继续去尖峰岭观鸟…

仙游访琼州-玩命走天涯

2010,11,30,在神仙果老的号召下,毅然抛下手上工作,登上南飞航班,感觉长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扑到大自然怀抱、飞到热带原始森林里去了!可能也正是由于激情多过理性,造成我准备不充分,给果老和同行鸟友徒添烦乱,也借此对无私帮助我的朋友们说声谢! 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接受果老点化打开了另一扇自然之门,(前一扇所指当然就是观鸟了)带着微距之眼,察看大自然神奇的微观世界,察看神奇的暗夜世界!我知道这回中毒肯定无药可救了,注定会是一次影响后生的旅行,随着时光流逝,它会慢慢沉淀为最珍贵的记忆结晶…

海南岛杂七杂八:鸟少,蛙蛇多

12月初北京、南京鸟友11人在海南岛玩了一周,我没拍到几种鸟,倒是每晚的夜拍收获颇多,有蛙、有蛇、有蛾、有虫、有鱼、有蟹……,热带的夜晚实在精彩!微距头、闪光灯、强光手电、强光头灯都发挥了很大作用。白天拍鸟,夜里接着拍到一、两点,每天工作16小时,这样的日子实在累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