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天鹅来了!(金陵晚报)

新年第一天,来自西伯利亚的230只天鹅飞抵石臼湖!“我以为它们今年不会来了,但总是不甘心,总觉得它们不会轻易改变习性,没想到真的又看见了。”江苏野鸟会鸟友辛夷兴奋地告诉记者。

大部队元旦抵达

元旦天气不错,站在石臼湖大堤上满眼是蔚蓝。“天鹅来了!”江苏野鸟会论坛鸟友辛夷兴奋地向同行的观鸟新人们说道。

就在不足百米外露出的浅滩上传来一声声“哦、哦”的叫声,继而出现了3个小白点,它们就游在豆雁旁边。游在前面的一对小天鹅全身洁白,长颈微微弯曲,弧度优雅,嘴尖上那一点金黄非常惹眼。跟在后面的那只体形稍小,看上去有点“脏”———脖子和翅膀上还有灰色的羽毛。

这是“一家三口”。跟在后面的那只是小天鹅“夫妻”的孩子,还没有完全长大,所以灰羽还没褪去,喙还没长成金黄色。

沿着湖堤前行,鸟友们发现了成群的小天鹅。在单筒望远镜中,它们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清清楚楚。小天鹅有安全感时,就会不断发出叫声,还有不少天鹅头埋在翅膀下呼呼大睡。

“村民说,天鹅大部队元旦才刚刚到,有几只离我们才50多米,不太怕人,我在想是不是迁徙途中太劳累了,不想飞了。”辛夷分析说。

三种天鹅南京都有

元旦当晚,鸟友们在江苏野鸟会论坛上发布当天拍摄的图片,“理想年代”在整理图片时意外发现了飞翔的大天鹅,在石臼湖较为少见。

正如它们的名字,大天鹅和小天鹅在个头上有差异,前者的标准体长约为140厘米,后者为120厘米,但根据鸟类学家的测定数据无法在野外区分它们。

唯一的方法是看它们的“嘴”。两种都是前黑后黄,但大天鹅的黄斑不超过鼻孔,小天鹅则超过了鼻孔。

“最可靠的办法还是拍照识别,天鹅在没有打扰的时候总喜欢‘埋头大睡’,你根本看不到嘴,飞翔时如果能拍到,那就很好辨认了。”

据记者了解,早在2004年入冬时,鸟友张宇就在石臼湖意外发现了一对疣鼻天鹅情侣。疣鼻天鹅是一种大型游禽,也是天鹅类中体形最大的。最显著的区别在于,它们的嘴是赤红色的。

辛夷告诉记者,世界上有5种天鹅。中国有3种:大天鹅、小天鹅和疣鼻天鹅,均在石臼湖有过观测记录。这次来南京的小天鹅繁殖于欧亚大陆的极北部,迁徙时途经中国东北、内蒙古和华北,在长江中下游和东南沿海地区越冬。

南京缺少鸟类名片

多年来,鸟友一直在多方呼吁,为石臼湖越冬的鸟类划定小范围的保护区,哪怕是冬季小范围的临时管制,“比如天鹅,每年就在固定的几处浅滩出现,管理难度并不大。”辛夷说。

“因为保护得力,红嘴鸥每年都在昆明越冬,把吃的放在手上,鸟就来了。还有山东荣成的天鹅,它们都是城市的生态名片。”辛夷说。

一位鸟类专家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尽管城区的喜鹊、灰喜鹊很多,但没有地域特色。”他认为以绿都为荣的南京还缺少鸟类名片。

在元旦当天的观测中,白腰杓鹬和灰斑鸻均是第一次在石臼湖被记录到,目前石臼湖野鸟总记录已达36科155种,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种,二级保护动物14种,列入“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的有9种。

记者从江苏省野生动物保护站、湿地保护站获悉,江苏省编制了湿地保护总体规划,对不具备条件或不宜大面积划建自然保护区的,也将因地制宜,采取建立湿地保护小区、湿地公园或划定野生动植物栖息地等多种形式加强保护管理,但具体实施还得依靠当地政府。

记者韦晔

2009-1-3 《金陵晚报》24版 A04版

http://news.longhoo.net/gb/longhoo/news/media/jlwb/userobject1ai959163.html

珍稀白腰杓鹬现身南京 石臼湖入选“重点鸟区”(扬子晚报)

新年第一天,500只天鹅空降石臼湖,近危鸟白腰杓鹬也在石臼湖现身,南京对鸟类的吸引力可见一斑。记者昨天又从江苏野鸟会得到好消息,在即将出版的国际鸟盟《中国大陆地区重点鸟区》一书中,南京石臼湖、长江龙袍湿地、长江七里河-绿水湾及江中沙洲以及老山等四个地方被收录。

据了解,国际鸟盟的重点鸟区(ImportantBirdArea,简称IBA)这一项目是国际鸟盟一项全球范围的举措,旨在划定并记录一个重点鸟区——即对世界的鸟类具有重要意义的地点组成的网络,并致力于这一网络的保育和可持续管理。

亚洲的IBA目录在2004年出版,载有亚洲(不包括中亚和西南亚)28个国家和地区的2293个重点鸟区。江苏野鸟会成员拙石告诉记者,江苏地区有高邮湖等5个区域是亚洲重点鸟区,而当时石臼湖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被划到了安徽省。

而这次,作为南京水域的石臼湖再次受到关注,因为其中有3种集群性水鸟引起关注。小天鹅的最大种群数量为1200-1500只,罗纹鸭的最大种群数量为630只,环颈鸻的最多种群数量为1500只。“石臼湖是南京地区最重要的水鸟越冬地。东方白鹳、疣鼻天鹅、大天鹅、小天鹅、白额雁、鹗等重点保护的鸟种仅在石臼湖有记录,整个南京地区,成千上万的鸭群也仅仅在石臼湖能够观察到。”拙石告诉记者,石臼湖已成为小天鹅在南京唯一一处越冬地,一般数量在150-350只,但2008年2月23日,鸟会在石臼湖观测到小天鹅1200多只。“这是近五年来南京地区记录到小天鹅数量最多的一次。”

鸟友“理想年代”还在石臼湖看到了近危鸟种白腰杓鹬,据介绍,它们繁殖于中国东北。迁徙时途经中国多数地区,数量不多。为长江下游等流域的定期候鸟。“这种水鸟常在近海处出没,在南京数量不多,这次也仅五六只。”拙石说,它们多喜欢单独活动,有时结小群。 王 娟

2009/1/8

http://epaper.yangtse.com/yzwb/2009-01/08/content_12114446.htm

今年的冬候鸟极少 只有3年前的五分之一 (现代快报)

这个季节,南京该来的候鸟差不多都到了。然而,与往年相比,这些“天上来客”越来越少,黑脸琵鹭、黑颈鸊鷉(pìtī)这样“尊贵的客人”,已经连续两三年没有“大驾光临”了。

前天,现代快报联合江苏观鸟会、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环保协会的40多名学生以爱鸟、护鸟的热忱,前往南京绿水湾湿地公园观鸟,用镜头记录“鸟世界”的美丽瞬间。

小鸊鷉表演“水上飞”

穿过长江隧道,经过浦滨路,再拐入芦滩渔村,记者一行放佛走进了一片“世外桃源”。与繁华、喧嚣的城市不同,这里有一片片枯草地,杂草在寒风中瑟瑟,偶尔窜出一只小鸟,转瞬又消失在草中。江苏观鸟会成员“cookship”告诉大家:“这距离绿水湾湿地不远了。”

果然,沿着芦滩渔村的羊肠小道步行不久,大家就看到了一大片湿地。“快快快。”有人一声号令,大家纷纷架起长枪短炮,生怕错过了每一只鸟。

实际上,此行包括记者在内的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来观鸟。很多人除了麻雀,再也叫不出其他鸟儿的名字。

多亏江苏观鸟会未雨绸缪,他们事先发了一批《南京野鸟》小册子,上面收录了他们多年来在南京看到过的每一种鸟,不仅有鸟的照片,连鸟的特征都描述得很详尽。

“看,黑水鸡!”观鸟会会长辛夷(网名)在一方枯败的荷塘中,发现了黑水鸡。通过望远镜,大家一共看到5只黑水鸡在水中嬉戏,发现有人后,小家伙们很机灵地潜入水中,到远处才再浮出水面。

“那是什么?”随后又有人在一大片水域中发现两个“小黑点”,辛夷辨认后告诉大家那是小鸊鷉。

与其他鸟儿不同,它们身上毛茸茸的,可爱至极。看到大伙,小家伙们即兴表演起“水上飞”的功夫来,一转眼就跑了很远。再一转眼,它们又潜入水中,记者数了一下,它们憋气12秒才再次浮出水面。“其实,它们也不愿‘水上飞’,那样很耗费体力。”辛夷说,这样的表演,其实是它们一种自卫本能。

“巨星”黑脸琵鹭3年没来了

观鸟会会长辛夷介绍,绿水湾湿地,冬天是众多雁、鸭越冬的地方。这些来南京的“客人”,主要来自东北,最远则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等地,其中一些是到南京越冬的冬候鸟,它们中大多数会北归繁衍后代。另外一些,则要远涉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地,到南半球寻觅自己的归宿,南京只是它们的“驿站”。

不过,随着湿地公园动工,芦苇荡被改造为鱼塘、湿地上盖起了大型的经营野味的农家乐。如今,鸟儿们在“大工地”的缝隙中寻找仅剩的一点生存之地,再也难觅往日雁鸭满天的景象了。

“我们已经有3年没看过黑脸琵鹭了。” 江苏野鸟会成员“理想年代”(网名)告诉记者,在众多的候鸟当中,体型最大,身份最高贵的,要数黑脸琵鹭了。因其扁平如汤匙状的长嘴,与中国乐器中的琵琶极为相似,因而得名,亦因其姿态优雅, 又被称为“黑面天使”。

“黑脸琵鹭是IUCN物种红皮书中的‘极度濒危种’。然而,在2007年1月份,黑脸琵鹭出现在了南京。” “理想年代”介绍,当时只发现一只,它的长相与白琵鹭极为相似,全身的羽毛也都是雪白色的,而且还跟一群白鹭混在一起,难以辨认。不过,它的额、脸、眼周、喉等部位的裸露部分都呈黑色,并与黑色的嘴融为一体,观鸟协会成员通过这些细节判断,那是一只黑脸琵鹭。

不过,近两三年来,黑脸琵鹭再也没有与大家不期而遇。不仅绿水湾没有,七里河湿地、六合龙袍湿地都没有发现它们的身影。

“这几年,黑脸琵鹭没有再到南京,它们都从沿海一代迁徙了。”观鸟会成员认为,它们对南京水土不服。

绿水湾冬候鸟数量

只有三年前的五分之一

同样令人痛心的是,青头潜鸭也多年没来了。

长江中下游地区本是青头潜鸭主要越冬地,为迁徙中的青头潜鸭提供了重要的取食和停留的环境。但是,2008年,它被IUCN评为濒危,全球评估数为5000多只。今年已经升级为极危,全球只剩下不到1000只野生个体。“青头潜鸭的灭绝已经进入倒计时。可时至今日,人们不知道它们在哪里繁殖、怎么繁殖;也不知道它们在哪里越冬,怎么越冬;更没有弄懂它们如何迁徙,路过哪里。就在一切还都是未知数的时候,却可能要永远的失去它们。”

“鸟类品种减少只是一方面。”cookship告诉记者,他在沿江湿地绿水湾观鸟3年多来,发现鸟的数量锐减更明显,“感觉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了”。

一天看到了40种鸟

对于观鸟新手来说,在绿水湾看到的每一只鸟,基本都是个人新记录。 一条腿单立水中“轻装老等”的苍鹭,两只在头顶盘旋的普通鸬鹚,一群在天空翱翔的猛禽黑耳鸢……每发现一种鸟,大家都会兴奋不已。

据统计,当天大家一共看到了40种鸟。它们分别为:雉鸡、绿头鸭、斑嘴鸭、普通翠鸟、山斑鸠、珠颈斑鸠、鹤鹬、青脚鹬、凤头麦鸡、黑耳鸢、松雀鹰、阿穆尔隼、游隼、小鸊鷉、普通鸬鹚、白鹭、苍鹭、大白鹭、夜鹭、白琵鹭、棕背伯劳、灰喜鹊、喜鹊、乌鸫、红胁蓝尾鸲、北红尾鸲、灰椋鸟、八哥、大山雀、银喉[长尾]山雀、白头鹎、黄眉柳莺、棕头鸦雀、[树]麻雀、白鹡鸰、灰鹡鸰、黑尾蜡嘴雀、田鹀、黄喉鹀、灰头鹀。其中,凤头麦鸡、普通鸬鹚、白琵鹭、红胁蓝尾鸲、北红尾鸲、灰鹡鸰、黑尾蜡嘴雀、田鹀是冬候鸟;白鹭、苍鹭部分是候鸟,部分是留鸟,绿头鸭部分是候鸟,部分是繁殖鸟。其他的都是“留鸟”。

“有资料显示,小白鹭是夏候鸟。”辛夷告诉大家,这个季节它们本该迁徙到更温暖的南方。但是,现在俨然已经成了“留鸟”。“还有一种说法是,它们有可能是从更远的北方迁徙过来的。”

关爱鸟类

也是善待人类自己

“以前,我只认识麻雀和燕子。”在观鸟过程中,大学生黄晓辉直感叹,这趟观鸟之旅收获太大了。他已经能认识近10种鸟了。

大学生左芬已经不止一次观鸟,以前不明白别人为什么没事找事,好端端的跑到荒郊野外去看鸟。但是,自从用心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观鸟的生活也很美好,“现在,每天一大早起床,首先是听听窗外的鸟叫,分辨是什么鸟儿在唱歌,并用心去体味它们。”

“随着对鸟类的认识增加,我就越发感觉要去保护它们。” 左芬认为,很多鸟儿不来南京,与南京的生态环境破坏有关系。有的鸟喜欢在芦苇一带活动,但南京很多湿地的芦苇群已被破坏,而且很多水域也拉上渔网,渔网限制了鸟儿活动范围,围湖形成的浅滩不适宜水鸟觅食,渔船活动频繁会惊扰到这些鸟儿,更严重的是,甚至有人为防止鸟儿捕鱼进行驱赶。同时鸟友们也发现,偷猎者也在悄然行动,他们在观鸟时曾看到捕猎者支起的捕鸟网。

“鸟类与人类越来越密不可分,试想有一天这个世界上少了鸟类,大自然将会变得黯淡,而人类的世界也将会变得无趣。”左芬说,关爱鸟类更是善待人类自己。

□现代快报记者 钟晓敏 孙羽霖 仲茜

 

今年的冬候鸟极少 只有3年前的五分之一

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http://kb.dsqq.cn/html/2012-11/05/content_221697.htm

[…]

每一只鸟,都是自然交响的音符(新华日报)

在一处山体塌方形成的土堆边缘,十来只藏马鸡正扒拉着泥土觅食。藏马鸡是一种濒危珍稀鸟类,体长近一米,眼眶周围是鲜艳的红色,尾羽从紫铜色过渡到深蓝紫色,反射着金属的光泽。“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太幸运了”,束俊松回忆当时的情景,“我把相机取景框对准鸟群,一只藏马鸡正腾飞而起,我轻轻按下快门,定格了动感瞬间!”

束俊松在爱德基金会工作,负责灾害管理项目,汶川、玉树、鲁甸等灾区都留下他奔波的身影,他还是江苏观鸟会的网管,观鸟、拍鸟是他的一大爱好。拍藏马鸡发生在2011年底,他刚为玉树囊谦县藏族牧民发放完光伏发电设备,就在返程路上得到了这样的“善报”。救灾和观鸟原本毫不相干,却同时发生在束俊松身上,他既对自然的破坏力充满敬畏,又对天地的造化无比着迷——每只鸟都是自然交响的一个音符,美得动人:鹰、雕类猛禽像杀手一样酷,它们目光冷峻,动作彪悍;鹳、鹤类涉禽就像模特,身材修长,动作优雅;画眉、绣眼等鸣禽是大自然的歌唱家,叫声婉转动听。很多鸟身披五彩斑斓的外衣,美得让人惊叹。

江苏观鸟会有一群观鸟达人,他们在拍鸟时“也是蛮拼的”,鸟友“老钱”为拍普通秧鸡,在臭水里守了5个小时;鸟友“hao”在盛夏连续20多天拍水雉孵蛋,观察大鸟如何为鸟蛋遮阳、洒水降温。束俊松所拍图片很多来自灾区,更多地启发人们如何与自然相处。去年7月,他在湖南绥宁水灾灾区与一户人家调查座谈,那家的房子塌了一面墙,然而房檐下还有一窝燕子,大燕子飞进飞出哺育雏燕,雏燕则张开小黄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给这个受灾的家庭带来了生机与活力。束俊松激动地拍下了这个温馨的场景,这一幕象征着成长与希望,基金会2015年台历把这张照片印作封面,赠送给各界爱心人士。

拍鸟圈里有自己的行规,束俊松告诉记者,外出拍摄时,衣服要尽可能与环境一致,比如去树林里穿迷彩,去海边穿素色衣服,以免惊扰鸟儿;不要用喂食的方法引诱鸟儿,以免人的行为改变鸟类习性;一定不要惊扰育巢期的鸟儿,以防大鸟弃巢导致幼鸟饿死……然而一些为了追求画面感而不顾鸟儿安危的做法还是会不时出现,2年前日本歌鸲(qú)、长嘴鹬、红翅绿鸠等鸟儿迁徙经过上海,一些摄影者不仅长枪短炮地骚扰,还用食物引诱,甚至用大头针将面包虫钉在树上。后来,一只日本歌鸲被发现死在拍摄地附近的水桶内,引发圈内反思。束俊松说:“拍鸟对拍摄者的品德有要求,与照片的清晰和漂亮相比,鸟儿的安全,大自然的和谐永远是第一位的,那种惊飞鸟群拍大场面,用铁丝拴住老鼠诱拍猫头鹰,为追求画面修剪鸟巢环境而引来捕食动物,都是不道德的。”

这些年来,束俊松在德阳拍过红嘴鸥,在绵阳拍过鹪鹩,三去玉树拍过黑颈鹤、高山兀鹫,还在印度拍过红领绿鹦鹉和,在斯里兰卡拍过黄嘴鸫鹛,但是最难忘的是2011年在海南鹦哥岭参与绯胸鹦鹉的全球同步调查,全球鸟友同时搜索绯胸鹦鹉的行踪,以确定这种鸟的种群数量和分布范围。3天时间里,调查者们在没有路的深山密林里徒步、露营,每次休息时都会发现蚂蟥钻进鞋子里,吸饱了血的身体圆滚滚的,虽然长时间的步行让人疲惫不堪,绯胸鹦鹉也一直没出现,但他用镜头记录下了45种鸟类,每次翻看这些记录都有一种苦尽甘来的幸福。

在束俊松的相册里,一组小云雀的照片最让他伤感。南京九龙湖原本有一片大草坪,人们在那里玩航模、放风筝,一群云雀飞上飞下。然而束俊松2013年故地重游时,发现那里已经被围挡变成了一片大工地,只有两只云雀还在周边的泥巴地上活动,随着工程的推进,云雀终将失去这片家园。城市的扩张在拓展人类的生活范围时,却压缩了鸟类的栖息地。千鸟齐飞的壮观景象原本在南京七里河很常见,但数百亿的投资造城,已使得七里河无鸟可观。每年迁徙季,总有大批水鸟聚集在金牛湖、石臼湖等几片水域,有人说是环境好了,鸟儿回来了,但其实是更多的鸟类栖息地被破坏,鸟儿们没有更多的选择。

“最初观鸟,是因为对大自然感兴趣;最初拍鸟,只是为了向别人证明我看过这些鸟,有图有真相”,束俊松说,但是现在,他最想表达的是,鸟儿很美,但养育它们的大自然很脆弱,经不起人类不加节制地侵占和索取,“在人类社会,灾区会得到救助,但别忘记,大自然也在受灾,也需要救助,地球不仅属于人类,也是鸟儿和其他所有生物的家园。”

本报记者 王宏伟

2015年1月29日 星期四

每一只鸟,都是自然交响的音符(新华日报)

http://xh.xhby.net/mp2/html/2015-01/29/content_1196410.htm

文中藏马鸡存疑,玉树地区应该没有藏马鸡分布。相关讨论: http://www.jsbws.org/thread-379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