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岩羊,岩羊!

11年那个冬日,即将离开玉树之际,曾在雪原上与它们不期而遇。这次,又是一个冬日,即将离开曲麻莱之日,这么一大群岩羊突然出现在眼前。幸福降临的如此之快,我手忙脚乱拿出了已收在包里的相机。快门声如流水,岩羊化身数字定格。

这真是好大一个家族,有老有少,有雌有雄。幼羊的稚嫩,头羊的威严,工作的艰难通通抛在脑后,这才是我的曲麻莱印象。

长江边的白唇鹿

两群白唇鹿算得上是此次去玉树的顶级收获。

我们一行四人去看望几家农户。一路走一路聊着江边的原始森林,聊着这片土地上的人和物。做护林员的向导突然叫停了车子。原来他在长江对岸的山坡上发现这样一群宝贝,我瞪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终于找到这群白唇鹿还有混群的岩羊。不得不佩服护林员眼神真是太好了。

远是远了点,不过这样的机会本身就是可遇不可求。看到就很幸福!

达哇村的教学点

震后在玉树为几个村子援建的文化活动室是希望给他们的日常文化娱乐活动提供一个方便的场所。有的村子不解其意,有些村子则可以把这间小屋用得比我预想的更好。

达哇村的这个冬季教学点就设在项目援建的村文化活动室里。来自临近的那布寺的两名僧人和一名在青海大学上学的学生利用寒假时间为该村23名学生提供藏语和汉语课程。 教学点学习条件简陋,师生依旧非常认真。墙上挂着的尊者画像,或许就是他们的力量源泉吧。

短暂拜会,匆匆作别。门前轻轻的挥手之后,愿有更久的平安与和谐。

玉树,又是个冬天

长江大拐弯 – 玉树曲麻莱

寒冬的玉树,虽然各种不容易,能有机会去自然也可以体验到别样风景。冰封的溪水,茫茫的雪原,咆哮的猛犬,清苦的人家,游荡的精灵。三年,四上青藏高原,玉树的点点滴滴都那么不一样。

每次去玉树都很高兴,因为每次都有不寻常的体验。五个人住在岗达村书记家的客房里,夜里一起高反,辗转反侧的体验,身在零海拔的南京,如何感受的到?长江源头清冽的水,壮观的大拐弯,不上高原怎有机会遇见?

又见玉树飞羽

玉树的冬天确实比较荒凉,人很少,鸟也难得一见。加之此次行程紧张,收获更是寥寥。此前在玉树每天加一新种的记录实在无法维持了。唯一目击新种,回来居然还没查清楚到底是啥。日常记录做不好,错失新种悔不及啊,呵呵。

龙袍观鸟

绿翅鸭 Common Teal

2013 新年开门头件事 – 龙袍观鸟。随着南京郊区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南京湿地越来越少,越冬水鸟的空间越来越小。七里河湿地已成往事,绿水湾湿地一年不如一年。龙袍湿地算是南京尚存的大面积湿地之一,也面临着开发的威胁。

在过去这些年中,我们不止一次看到,当天然湿地变成了湿地公园之后,增加的是游客,失去的生物多样性。湿地公园为何而建,我们该如何保护湿地,保护湿地的生物?

半天时间,三十五种鸟,两个个人新种:

白鹤 Siberian Crane 反嘴鹬 Pied Avocet

白鹤是南京的罕见鸟,还好这个冬天的记录非常稳定。我也有幸拜会一下。但它实在是太不怕人了,希望不要有人去伤害它。反嘴鹬在南京其实不算少见,年年都有记录,可我一直没机会见到。虽然这次也仅仅是见到一只缩着脖子睡觉的,这个前两年去小洋口都错过的目标鸟种之一,终于在南京给补上了。

新年第一鸟

白鹤 Siberian Crane

这个冬天,南京的鸟人们都知道北郊来了位贵宾。元旦时候,我也特地去朝见了它一下。

远远的,就见到一个孤零零的白影。我知道,这一定是它。它淡定的边走边啄食些东西,似乎并不怕人。

印象这是白鹤第一次光临南京,也是南京极难得有机会看到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不论它是迷路了,还是看上了南京这方宝地,希望它在南京的这个冬天过得富足,平安。过得开心,明天多带些亲戚朋友来吧 🙂

P.S. 2012.11 南京鸟友山羊第一次在南京记录到白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276f87010143m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