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小兔快跑

蒙古兔(托氏兔) Lepus tolai

去之前就听说榆中的兔子和南京的不同,这次也有幸看到。它在对面的山坡上奔跑,虽然远了点,但无遮无挡,奔跑距离又很长,非常适合观察,黑白相见的尾巴也格外鲜明。在南京,兔子从来都是转瞬即逝,只给我一个短暂的记忆。

刚上山时候看到一次,差不多两三小时后下山时候又遇到它,还是在对面的山坡,几乎一样的路线,这就是传说中的兽道了吧。

running rabit

榆中一隅

榆中山上远眺,典型的甘肃风貌。烈日下一片黄土,星星点点一些绿色,荒原便有了生机。

还加了个两爬新种 丽斑麻蜥(Eremias argus)

红嘴山鸦那点事

兰大榆中校区后山上那传说有大石鸡的垃圾场里有不少红嘴山鸦,不是很怕人,但也靠不了很近。

不知道是不是认为渐渐走近的我是个威胁,其中一只忽地倒地不起,做垂死挣扎状。扑腾了半天,它看我没啥反应,无趣的扑棱着翅膀和伙伴们飞到一边去了。应该谢谢它,给了我一次近距离观察动物伪装避险行为的机会。

榆中寻宝

沙色朱雀 Pale Rosefinch 拉丁名称:Carpodacus synoicus

 

兰州大学榆中校区后山能成为一个经典鸟点实在是因为沙色朱雀和大石鸡,或许还有个白顶鵖吧。去榆中的鸟人大多是冲着这几个鸟去的。去之前就听说,沙色朱雀是包看的,大石鸡完全靠运气了。事实证明此言不虚,漫山遍野转了半天也没能见到石鸡的影子,沙色朱雀真是非常易见,白顶鵖也不少。

从兰州去榆中观鸟的标准攻略是,住兰大正门外的汉庭,次日花十块钱在兰大体育场坐到榆中校区的头班校车,车程近一小时。下车找勇士路,顺勇士路一路上山边走边看。找不到最好问人,路口离下车点还是蛮远的,下车那个点直接往山上走得话一会就没路了。经验教训呢:)

两个个人新种:

沙色朱雀 Pale Rosefinch

白顶鵖 Pied Wheatear

路上遇见它

舟曲回兰州的路上,东张西望的我居然看见山坡上站着几头鹿。

一阵狂喜,一阵忙活,一阵错乱之后,失望之心如骨鲠在喉。

还是那个舟曲

2010.8-2012.6 灾后两年舟曲变得怎样?

城关桥重新浮出水面,小城面貌未见大变,道路依然拥堵。杨师傅还是那个杨师傅,只是这次不用一起再吃方便食品,可以干上一杯,共同遥想那不堪的一年。

红色哈达铺

时隔近两年再次路过哈达铺,短暂停留半小时。

因为七十多年前路过的那些人,哈达铺面貌应该是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变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