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鹦哥岭拍鸟的小小收获

鹦哥岭之行收获的鸟种虽然非常少,但在雨林里生活两天的体验实在难得,值了。

以下是我们这组的观鸟总记录,里面有不少我没有看到。个人拍到的新种是白冠燕尾,蛇雕和海南特有的黑头型白头鹎。

此外还捡到一根中华鹧鸪的羽毛,算是一个小小的纪念品。

下一站尖峰岭,会有怎样的收获呢。

[…]

海南牛仔

我们一行人爬上山顶不一会几头放养的牛就走了过来。护林员告诉我们,这些牛除了主人时不时来喂些盐,基本处于野生状态,这会走过来可能是以为我们来喂盐的。我们笑言:早知道带点盐巴上山,或许能牵一头牛回去。

远远的山坡上两个人一前一后箭步如飞,没多一会已经翻过了一道山梁离我们越来越近,原本看着我们的牛直奔他们过去。他们喂了会牛,走了过来。护林员都认识这两位老者,一位六十多,一位七十多都是附近的村民。他们今天除了喂牛还带了绳子,准备套一头牛回去。喂牛的树叶都是用盐巴泡过的,牛很爱吃,争得不亦乐乎。聊了聊绯胸鹦鹉,上次见到都已是陈年旧事。

我们开始下山,七十多的老者坐在山顶,渐渐成了一个小黑点。我和辛夷小心的往山下走着,还没一支烟功夫,这老人家已经从后面赶上我们。等我俩下到山脚,两位老者都又在喂牛了。如此年纪仍行走如风让我实在是自叹不如。

南麻村的风水林

南麻村风水林 风水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 风水林是指为了保持良好风水而特意保留的树林,为华南不少乡村的特色。不少村落在选址时,考虑到风水上的因素,通常会在茂密的树林旁兴建,令其成为村落后方的绿带屏障。由于村民相信风水林会为村落带来好运,因此他们都会着重保护风水林。他们更会在风水林栽种具有不同实用价值的树木(如果树、榕树、樟树及竹等),使风水林有其实质经济价值。 分类 挡风林 挡风林又名挡煞林。风水学上有“煞气”这一说法,煞气会损害人的健康、财运和寿命。山间盆地在内部的小河或小溪流出流入处会有缺口,如果这个缺口对着西北方向或者东南方向,便会有煞气进入。所以这些地方就需要种上挡风林以挡住煞气。 龙座林 一些建在山坡上的建筑,如果后山没有树林就会被雨水冲刷,周围的风力相对也比较大。这些后山就要种上龙座林。这种风水林因种在房屋后山,形如皇帝的座椅而得名。 下垫林 建在河边湖畔等水体旁的房子,即使是有龙座林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有下垫林种在河边或湖边,以避免头重脚轻。下垫林也有防止水土流失的作用。 其他种类 坟墓周围种植的树林,庆祝结婚种植的树林,生孩子的添丁林,新房子建成的新房林,这些在一定意义上也属于风水林。

南麻-只有三户人家的村落

茂密雨林中走了两天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南麻村。南麻只有三户人家,在附近种了很多树。

年老的妇人脸上有刺青,因为觉得拍照不礼貌,就只拍了一张背影。男人都在抽水烟,第一次亲眼见到,很有趣的。

向他们询问过是否看过绯胸鹦鹉,并张贴了宣传海报后,稍事休息,吃了两块压缩军粮,就走上回方宏村的路…

我们的野性生活

鹦哥岭是海南之行的第一站,原本是计划去道银村,后来改为参加保护区的绯胸鹦鹉同步调查,并选择了最辛苦的南麻路线,也因此在保护区的茫茫密林中生活了近四十八小时,野果山菜,埋锅造饭,帐篷露营,好一番野性生活。虽然此行见到的鸟雀甚少,却从保护区工作人员,护林员和同行鸟友身上都学到很多,收获了一份难得的体验。

木瓜的故事

同行鸟友辛夷文笔工夫了得,木瓜故事继续引用:)

———————————————————-

作者 辛夷

路上,卢刚说今晚有酒喝了,已经打电话给这里的护林员,让他送酒过来,我们晚上回来可以有酒喝了。 翻过木栏就看到前面有个小木房子,营地到了。 最先看到的是一条溪,溪水上被阿公拦截起来做了个很小的水坝,说是可以发电。(雨林间的微型电站 http://idealera.com/2011/01/570/) 小木房子门锁着,主人还没来,我们将行李放在外面的木床上,继续把不用的东西留下,整理出一个小包,今天要继续的徒步。 在等护林员的时候,我一下就看到了那棵木瓜树上的大木瓜,一看就熟透的样子,我问财瑞,这个木瓜可不可以买下来吃,他说:等我们晚上回来,如果主人还没来就吃掉它,反正熟透了也要掉下来,浪费了。我心里就盘算:那主人回来了我们一样可以吃掉它,可以向主人买下来啊。他们叫我们认木瓜树的年龄,看叶柄留下的那个疤痕,同一年的疤痕是一样均匀的,这棵木瓜树长了三年,而这个大概7斤重的木瓜在树上生长了半年了。 … 穿过黑暗的河谷,我们看到阿公阿婆已经在他们的田里劳动了,早晨还枯竭的田,现在已经开始往里注水,他们要开始种水稻了。 财瑞说婆婆把木瓜送给我们吃了,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木瓜,哈密瓜那么大的木瓜,自然成熟的木瓜,很多水份的木瓜,一片下去就感觉很饱了,但是看着还有没吃完的瓜,忍不住又分吃了半片,他们三个护林员则把木瓜的种子包起来带回家,明年他们家就有这样的木瓜树了,我喜欢木瓜树,笔直的树干,漂亮的大叶子,像撑着一把绿色的大伞。 相信很多人会对着这个木瓜留口水的。

雨林间的微型电站

应该是十二月三号吧,晨起,收起帐篷继续前行,大约半小时后到了昨天计划中的营地。小溪上人工砌起了一个小小水坝,保护区的卢老师说是用来装发电机的。可惜机器没装,当时啥都看不到。

傍晚,我们回到营地时主人家已经回来。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老人家重新修整了下水坝即开始按照发电机。没一会这微型电站就运转了起来,可是光线实在太暗,金色的灯丝就好像林间燃起了一颗微光的星星。

鹦哥岭的变色树蜥

鹦哥岭林间穿行的小小收获,辛夷写的很详细,我就偷偷懒吧。

和变色树蜥的亲密接触

作者 辛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0fbd00100n53u.html

海南第三天,参加鹦哥岭保护区的绯胸鹦鹉同步调查南麻组的活动,走到霸王岭保护区的松树林里,一路上没看到什么,正念叨呢,路边在找啄木鸟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小家伙,趴在我脚边不远的一棵倒伏的树干上,也不怕人,我用小数码靠那么近,它纹丝不动的趴那,浑身遍布的麟片像武士的铠甲,背上的脊突是它的武器,早上离开河谷的雨林上山后就没看到啥,这家伙的突然出现,让我们立刻有了活力。

也没绕出有多远,不知道怎么发生的,路边灌丛里就跳出一个东西,一下扑到我的腿上,低头一看,哈,是这家伙,抱着我的腿:喂!你啥时候见过这样颜色的树干啊?

它这一扑上来还就不动了,我也不敢动了,怕把它吓跑了,旁边卢刚老师、理想年代、财瑞可过瘾了,一个劲的拍,我只能拍到这样的镜头。想起有年过年在镇江的小公园看到两个男孩子,肩膀上就趴一只绿色的蜥蜴。我这可是它心甘情愿的跳上来的,我也不能不走啊,试试挪动下脚,第一步,没啥反应,第二步,就一下的跳到路边草丛里,也不跑远就在脚边呆着,看来还真有不怕人的动物。

就这一会功夫,脖子开始变色了,还有脑袋顶部,颜色开始变深了,和我的裤子颜色靠拢,真想多观察会,看它最终会变成啥颜色,但是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没时间和它呆了。

那瞬间有带它回家的冲动,做我的小宠物吧,我知道这是身体里的魔鬼在作祟,动物该有动物的家园,它是属于森林的,再见了小家伙,你短暂停歇的大树要远行了,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