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卧云10年 因爱重生 ——爱德基金会助力汶川地震灾后重建纪实

来源:中国民族报 王培 黄洁瑜 发布日期:2018-05-15藏

在田间劳作的大娘

香港志愿者和村民一起讨论重建细节

爱德公告栏还在沿用

“爱心粮仓”结实耐用

这件“爱的冬衣”,何茂香至今留存着

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四川汶川里氏8.0级地震,近7万人遇难。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中国人民以非凡的勇气和智慧,众志成城、同心协力、共克时艰。中国慈善事业的“公益元年”也因此开启,中国慈善迈入新时代。

作为一家从1987年就开始涉足救灾领域,并长期关注灾后重建等工作的民间公益组织,爱德基金会于地震当天就派遣员工奔赴灾区,开展灾情调研及需求评估工作,并以此为基础,实施人道主义救援行动。在随后的两年中,爱德基金会专门设立汶川地震灾后重建办公室,以绵竹市卧云村为主要项目区,在四川、陕西两地的24个重灾区(县)陆续开展了针对不同阶段、不同人群的项目活动,包括紧急援助计划、复课与成长计划、生产恢复计划、残障康复计划、饮水恢复计划、民房重建计划、心理支持计划以及社区重建与发展计划。

据统计,在参与汶川地震紧急救援和灾后重建工作中,爱德基金会共捐助金额逾5200万元,受益人口达16.2万人。

■卧云的春天

4月底,素有“大蒜之乡”美誉的卧云村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行走阡陌,风吹麦浪,那一片片明亮的黄和娇嫩的绿交织在一起,似乎为人们的心涂上了一层春的油彩。

初入村口,一条条水泥路连通家家户户。爱德当年设置的路边宣传栏虽然历经10年风雨有些斑驳,但仍然竖立,发挥着它的作用。爱德曾经参与援建的一座座农家小院分布在道路两侧,带有花纹的墙面瓷砖还像刚刚建成时一样光亮。房前晒着大蒜、油菜籽等作物,小黄狗慵懒地趴在地上晒太阳,享受着美妙的午后时光。

卧云村的重建房屋是爱德基金会香港志愿者设计的,不仅坚固实用,还兼顾了美观和住户需求。曾经驻卧云村33个月、参与灾后重建的爱德项目人员束俊松介绍,房屋重建时,除了国家给予的补贴外,爱德还按照家庭人口数,向村民发放重建补贴;若子女与老人同住,再给予额外补助。原卧云村书记高乐华感慨道,爱德这项鼓励政策目光长远,促进了卧云村的家庭和睦。

漫步卧云村,6座十多米高的水塔分外醒目,它们保障了全村16个村民小组近千户的正常饮水需求。地震发生后,村里原有的水塔大部分倒塌;没有倒塌的,由于地下水变化,也已经不能出水。为解决村民的用水问题,爱德特邀地质专家和专业打井队,深入地下50米,为村民寻找水源。有了水源还要解决入户问题,爱德又主动联系水管供应商,货比三家后购入水管。卧云村村委会主任吴国富说,地震前,村里的水管经常出现开裂、漏水的问题,而爱德铺设的水管除了意外碰坏,几乎从未出现质量问题。

说起爱德在灾后为卧云村恢复生产提供的有机肥,村民交口称赞,“有机肥好,不伤害土壤”。“以前都用化肥,现在已经习惯用有机肥。虽然长得慢点,但是健康好吃啊!” 村民税玉香热情地邀请笔者到她家中参观当年爱德发放的“爱心粮仓”。“这些铝制粮仓为我们解了燃眉之急,现在村里还有不少人家在用。真的耐用,防潮防虫防鼠,装满粮食全家一年都吃不完!”

在村口,有一家名为“山边边柴火鸡”的农家乐,老板是24岁的王亚军。10年前,还在上初中的他经历了那次刻骨铭心的地动山摇。在后来的重建过程中,王亚军成为了爱德的志愿者。当年的王亚军是一个性格内向的男孩,后来认识了爱德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学到了知识,长了见识,结识了很多各地的志愿者朋友,感觉生活一下子丰富起来。“地震的伤痛真的在渐渐淡忘”,王亚军说,“爱德的哥哥姐姐们让我学会了乐观、坚强和永不放弃。”

爱德人用真心和实干赢得了全村人的信任和尊重,并让公益的种子在这片质朴的土地上开花结果。原卧云村村支书高乐华说,在2008年以前,如果哪里发生灾难,号召村民们捐款是比较困难的。但是经历了汶川地震,大家对“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对公益慈善也有了更多的信任。“如今,大家要是得知哪里发生了灾害,都会自发性捐款。因为大家知道,这些钱捐出去了,有像爱德基金会这样的组织会第一时间将资金落实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身上,就像10年前大伙儿帮助我们一样。”高乐华说。

■漫漫重建路

地震发生时,虽然从各种渠道知道了汶川灾区的情况,但从繁华、安定的香港进入汶川灾区时,爱德基金会(香港)执行总干事汤启康还是“很震惊,觉得不寒而栗”。

汤启康记得,一路上看到不少民众绝望地站在马路边,嘴里念叨最多的是“不想活了”——他们的生活,和很多大型建筑物上的钟一样,都停在了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他们的精神世界,和很多原来矗立在村头纪念古代伟人的石像以及村里的梁柱、水塔一样,因地震而扭曲、甚至倒塌。

在紧急救援告一段落后,2008年7月,汤启康再次来到这片土地。与他同行的,还有几位来自香港建筑界的专家志愿者。加上已驻扎在卧云村“爱德基金会汶川地震重建办公室”的爱德员工,一个有心有力的爱德灾后重建团队,逐渐稳固。

彼时的卧云村,虽然废墟依旧,村民们仍被集中安置,孩子几乎没有可以玩耍的空间,但有些苗头已经悄然出现。比如有些村民会开辟范围很小的地种菜,有的村民开始再做点小买卖。这种新生的苗头,让爱德团队欣喜又更加心急。

在加紧研究“战术”的同时,“战略”上,大家一致坚持:重建需要考虑到村民和社区的可持续发展;村民本身需要成为重建工作的深度参与者;既要尊重村民的诉求,也要讲求科学性、合理性;更重要的是,“心房”也亟待重建。

这个语言、文化、生活习惯都和卧云村老百姓截然不同的爱德团队,磕磕碰碰地开始了漫漫重建路——

在规划阶段,团队充分考虑了卧云村的地形气候、抗震需求、未来产业结构等因素,把新村设计成“聚居”模式,让更多的土地集结成片,方便村民大规模耕种或出租;在建筑阶段,尝试把规划的理念、建筑的知识设计成通俗易懂的小册子,并通过动画、三维模型的展示,让村民对“怎么建”和“为什么这样建”有了直观认识,从而能亲自参与重建;在验收阶段,组织村民进行多轮交叉“隐蔽验收”,让村民能够互相帮助和监督,保证重建房子的质量达标…… 同时,以房屋重建为中心,爱德团队还通过生活用品援助、修复水利工程等举措,帮助卧云村村民逐渐恢复了生活和生产。

[…]

在静谧的天池边 这群网红自然观察家邂逅了蛤?

原创: 周嘉鼎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4月27日

2018年4月12日,通过广发英雄帖招募的8名科学监测志愿者集结云南大理,在洱海边合影留念后便风尘仆仆赶往云龙天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他们排排站在看什么呢?摄影 / 袁月

云龙天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云南西北部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境内,地处横断山纵向岭谷区域,三江并流自然遗产地东南部,是以保护滇金丝猴及其栖息地为主的森林生态系统类型保护区。

他们准备干蛤?二话不说,直接上图。

斑喉希鹛。摄影 / 束俊松

白领凤鹛。摄影 / 胡若成

红嘴相思鸟。摄影 / 胡若成

蓝喉太阳鸟。摄影 / 束俊松

白花万寿竹。摄影 / 郑海磊

云龙报春。摄影 / 郑海磊

缅甸颈槽蛇。摄影 / 王剀

滇蛙。摄影 / 王剀

 没错,他们就是去观爱这些生活在云龙天池保护区内的物种们!

 各位看官,请不要以为他们只是去拍拍花鸟虫兽辣么简单,8位志愿者按照鸟类、植物类、两爬类分成三组,在保护区的实验和缓冲区进行了三天的徒步调查,记录下物种监测数据。各位志愿者都具备相当高的物种识别和分类的能力,并且上得高山,下得溪水,以下是他们这次的主要成果:

鸟类:记录发现81种,其中17种为保护区新纪录(参照2007年保护区综合考察报告,下同);

两爬:记录发现11种,其中1种为保护区新纪录;

植物:记录发现52种,其中26种为保护区新纪录。

如此喜人的成绩与志愿者的专业能力与认真态度是分不开的,来一波工作照分享下调查中的苦与乐。

[…]

沙巴在眼前 – 丹绒亚路海滩 Tanjung Aru Beach

在亚庇期间去了两趟丹绒亚路海滩 Tanjung Aru Beach,第一趟纯粹是去看传说中的全球前三绝美落日的,但发现傍晚天空有鹦鹉飞过,第二次就早去了点,果然各种发财  

[…]

沙巴在眼前 – 威士顿红树林 Weston Wetland Park

去威士顿红树林(Weston Wetland Park)的主要目标就是长鼻猴和萤火虫,都常见,但也不是包看,特别是萤火虫,遇上阴雨天肯定是没戏的。

威士顿离亚庇有一百多公里,而且看猴看萤火虫都要坐船,自己去并不方便,我们是跟了当地公司EE的半日游团,午后出发,晚上回到亚庇已经十点多了。

大部分时间耗在路上坐车,坐船找猴一两小时,看萤火虫四五十分钟,所以抓紧时间很重要。

落日晚霞很美,我觉得比后来在号称世界三大看落日胜地的丹绒亚路海滩的要棒~

[…]

赫章

今年春天终于去了错过几次的贵州赫章

[…]

雨卜苗寨

夜宿雨卜苗寨,看了下民族风情展演。撇开民俗本身,这是我看过的村级民俗表演中少见的场地,灯光,着装,演员水平都算是比较精致的一次,应该是有高人指导策划过。

[…]

培田十番乐

在培田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去旁听了近两个小时的十番乐队排练。我这样的外行依旧什么都不懂,但看着十番乐队与同行佤族伙伴的乐舞互动,就能感受到音乐的活力。

活着的传统文化真是动人~

[…]

秀秀三都

四月的一次调研让孤陋寡闻的我第一次听说三都县,第一次听说水族。在三都的一周里走村串镇,了解三都,了解水族生活,也留下一点点影像记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