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在这千万人口的城市里,我和野猪面对面

野猪之城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曾经是老人们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俗语。现在的城市里,天天吃猪肉,从来没见过猪猪本尊的孩子应该不在少数。

南京这两年因为野猪上了几次热搜,还被冠以了“野猪之城”的别号。不知道听了这名号的你,会不会感觉南京有成群野猪正在满城飞奔。事实上,想亲眼见到野猪还是很难的。今天之前,我也只在南京的林间见过野猪留下的印记,还从未见过野猪。当然,在野外,特别是近距离见到坦克般壮实的野猪,即便对于一个自然爱好者来说,可能也并不是件特别愉悦的事情。

一周前的朋友圈里,我刷到有人在一个城区小公园里看见野猪呼呼大睡。昨天,又刷到有人傍晚时分在同一公园见到野猪在众目睽睽下找食物的场景。

这般体型的野生动物,在南京就是巨无霸了。突然有点动心。

既然这么稳,去找找好了

打开地图,搜了下这不太知名的小公园,骑车过去只要二十来分钟。晚上简单收拾了背包,塞了相机和望远镜,就这样了。观兽,非早即晚。设了个六点多的闹钟。今天早上七点半不到,骑车出门。

作为一个迷你城市公园,这里是非常热闹的。还没进公园就听见一阵阵的鸟鸣。入口处的绿化树上挂了数十个鸟笼,大爷们三五成群交流着俄乌战事和养鸟心得。一眼看过去,主要是本地常见的笼养鸟暗绿绣眼鸟,还有些入了二保(国家二级保护)依然没逃出牢笼的画眉。

The Road Less Traveled

进了公园,我从背包里拿出了相机。往前走几十米便是座小丘。沿着小丘边缘走不了多远,就上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路。这是条一米多宽石头铺就的小径,它最特别的地方就是路边上极其明显的,由野猪持续踩踏出来的一条兽道。沿路还可以看到些未干的脚印,野猪显然离此不远。

走不到两百米,就到了小路尽头,野猪脚印也消失在灌丛之中。这里已是公园边缘,一侧是那小丘,另一侧的围墙外就是居民区。毫无疑问,眼前这狭长的灌丛就是野猪栖身的地方了。然而,我也没胆子肥到要钻进灌丛里找野猪的地步。在高过头顶,视野极差的灌丛里万一与猪猪狭路相逢,那可一点不好玩。

原路返回,走到小径入口,我继续顺着小丘转。大路上人来人往,遛鸟的,吊嗓子的,坐树下打扑克的,三五成群跳健身舞的,感觉不像是个会有野猪的地方。我连相机都装回了包里。沿着这一侧的缓坡路,慢慢转上了平坦的丘顶。这里有几座民国时期的碉堡,如今已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了。

沿着丘顶一侧的步道往下看,隐约可见刚才走过的那条小径。顺着这条步道,我仔细看了看这两条路之间区区小几十米宽的林带,并没有野猪的踪迹。从丘上俯瞰了一会那段狭长茂密的灌丛,也没有发现什么动静。于是转回身,走下小丘,再次走到那条小径。依旧没其它人,但一回生,二回熟,这一趟走的稍快了些。一路扫视较深的灌丛与林带,到处都是野猪留下的杂乱痕迹。

不过几分钟功夫,又走到了小径尽头。我有点不甘心,踩着野猪脚印往灌丛里走了两三米,站定后稍微张望了下。灌丛里没有丝毫风吹草动。阳光穿过林间间隙,光线挺好,透过灌丛,我隐约看到前方十来米的地上有块浅色物体,和深色的地面反差明显。

既然带着相机和望远镜还是拿出来晒晒吧。就在我拉动背包拉链的时候,可能是发出了些许声音,那块浅色物体稍稍动了一下,然后忽的就立了起来。呀!虽然遮挡的厉害,但也足以瞬间就确认。没错,是它了。

好大一头野猪

缓缓的,它往灌丛深处走去,不过三两秒便销声匿迹。我连背包都还没完全打开。
有点不甘心的我,还是掏出了相机。站在灌丛边视野受限,我也有点怕它突然窜出来,就退回到小径之上。

大约一两分钟后,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转眼间,野猪出现在了距我三十米左右的小丘坡上,既是在这条无人小径与丘顶步道之间的林中。它边看着我边不紧不慢的在林带中与小径平行着走,我回头看了下退路,定了定神,举起了相机。

它走几步停几步,停在了一棵稍大点的树后。林带就几十米宽,它距离我也就一二十米。它不论冲到我所在的小径,或者向上跑到人来人往的丘顶,都得要发生点事情。我一边观察它的动静,一边侧身后退,它没再动,我便迅速往小径入口退去。
小径入口,一位大爷正朝里走。我说了句,“里面有野猪,注意安全。”大爷没有理会,径直走入。希望人猪平安。

回来看了下照片,一共拍了20张,前后不过28秒。我也是亲见过野猪的人了。

真的和谐

中午吃着饭听猫盟直播,赶巧@野生青年陈 老湿 说起了南京野猪的各种事。我今天找见的这头大公野猪应该也是从原生栖息地扩散到这城市小公园里的吧。等陈老师直播结束后我找他聊了几句,原来这里的野猪已经待了远远不止一周。半年多前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就曾收到救助需求信息。但这猪猪满山跑,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让人带走的。我又搜了下,这公园里出现野猪的新闻居然可以追溯到2020年年底的时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头野猪罢了。

这里也算是处在闹市区,能这么久时间人兽相安无事实在不容易。公园虽不大,显出了很高的管理水平。园里设置了不少野猪出没的提醒,还用工程围挡把部分野猪可能会啃食的宝贝植物给圈了起来。公园管理方和日常遛鸟吊嗓子跳健身舞的大爷大妈们似乎都已接受了它的长期存在。

在这么小的栖息地里它有吃有喝有住,从照片看长得还挺壮实,我也实在佩服野猪的生存能力。这么久时间它还守住了底线,不越红线。可能它也知道,真要伤了人,就等于给自己签发了逮捕令。

骚动的春天来了,还是希望它能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里,继续扩散,找到另一片更广阔的家园,找到能常相伴的另一头猪猪。2022022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