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咳,屋外面有头熊,你们看不看?

那天下午,一阵阵忽大忽小的雨打湿了草场。草尖上沾着水珠,亮闪闪的。带着红脖圈的藏獒钻回了牛粪砌成的窝,爬在窝口看着阴沉沉的天,不再吠叫。

老张,老杨还有我几个人正在牧民更嘎家里聊着天。突然,帮忙开车的向导次丁走进屋,拿下帽子弹了弹雨水,慢悠悠的来了句,‘外面有头熊,你们看不看?’啥?有头熊?现在?就在外面?没人再聊天,大家都冲出了屋子。

‘你们看,就对面山坡,那里有头熊趴着呢。’我的天,对面山坡上,哪里有头熊?这山坡起码得在三公里外吧,肉眼连个黑点都看不到。接过更嘎递过来的望远镜,我勉强看到个黑点。那就是熊?好吧,你说什么我都信。‘要不咱们开车走近点看看?’,次丁问。行,那就过去看一眼。

小车开始在湿滑的草坡上蹦蹦跳跳的往前走,藏野驴就在车边,悠闲的啃着刚从土里钻出来的嫩草。一车人却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越来越大的黑点。‘它好像在动?’, ‘对,对,看样子坐起来了!’差不多还有一公里的样子,更嘎说不能再近了。次丁把车子停下,熄了火。熊的身影还在坡上,大家纷纷下车,望远镜,照相机,手机都端了起来。

察觉到有人接近的藏棕熊,正在缓缓的向坡上爬。“这熊腿有问题!”,眼尖的次丁立刻发现了问题。在雨中费力的瞅着那依旧小小的棕熊身影,第一次见到这高原巨兽的我实在看不出什么异常。

镜头拉近,录下了一段藏棕熊视频,影像清晰了好多。这头棕熊真不是在往坡上爬,分明是两只前臂撑着地,拖着身体往坡上挪。“两条后腿应该是断了”,次丁说。

啊,怎么会这样?!

藏棕熊向上爬了几步,回头看着我们。似乎变得有些恼怒,它突然完全回转了身子,举起巨大的熊掌挥动了几下。虽然还隔着至少一公里远,望远镜头里,熊掌上长长的爪子已经透出了白色的寒光。我心里一惊,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半步。 ‘回去吧’,老张说。‘好’,谁都没多说,大家都坐回了车里。远远地,那熊又在往坡顶爬了。

车子继续在湿滑的草坡上蹦跳,那几头藏野驴仍在车边悠闲的吃草。高原的风又吹过来一片雨云,豆大的雨点打在挡风玻璃上噼啪作响。没人说话,我脑子还一直转着藏棕熊拖着身子向坡顶挪动的情景。

身边的自然依旧平静。

晴雨不定的夏季高原

回到屋里,坐回摊开的大白纸旁,我们继续和更嘎一家聊“人兽冲突”。这几天,不管走进哪一家牧户的帐篷,只要谈到人兽冲突,人熊冲突总是排在第一位。雪豹吃牛羊,狼吃牛羊,损失都不小,但终究是损失几头牲口,老牧民盘一盘手中的佛珠,都忍下了。就是这棕熊是不仅仅伤牛羊,还拆房子进屋找食物,时不时还伤到人。提起这几年遇上的棕熊肇事,牧民们总是有些怨念。

有牧民聊到,早些年,还没有禁猎的时候,村里有一两个猎户,虽然在集体信佛的藏族村里这样的人并不受待见,一旦遇上猛兽,人们又会想到他们的好处。

刚刚被狼咬死的藏绵羊

这里的人兽冲突有多深重?动物保护与牧民生存之间有没有平衡点?我这脑子实在想不清楚。只是看着倒毙的牛羊,想到那头棕熊拖着身体上坡的身影,我总感觉不安。

这片平静的土地上,有人,有动物,希望TA们都好好的。

P.S. 非虚拟创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