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今年的冬候鸟极少 只有3年前的五分之一 (现代快报)

U7105P1T1D25510062F21DT20121105101002

这个季节,南京该来的候鸟差不多都到了。然而,与往年相比,这些“天上来客”越来越少,黑脸琵鹭、黑颈鸊鷉(pìtī)这样“尊贵的客人”,已经连续两三年没有“大驾光临”了。

前天,现代快报联合江苏观鸟会、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环保协会的40多名学生以爱鸟、护鸟的热忱,前往南京绿水湾湿地公园观鸟,用镜头记录“鸟世界”的美丽瞬间。

小鸊鷉表演“水上飞”

穿过长江隧道,经过浦滨路,再拐入芦滩渔村,记者一行放佛走进了一片“世外桃源”。与繁华、喧嚣的城市不同,这里有一片片枯草地,杂草在寒风中瑟瑟,偶尔窜出一只小鸟,转瞬又消失在草中。江苏观鸟会成员“cookship”告诉大家:“这距离绿水湾湿地不远了。”

果然,沿着芦滩渔村的羊肠小道步行不久,大家就看到了一大片湿地。“快快快。”有人一声号令,大家纷纷架起长枪短炮,生怕错过了每一只鸟。

实际上,此行包括记者在内的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来观鸟。很多人除了麻雀,再也叫不出其他鸟儿的名字。

多亏江苏观鸟会未雨绸缪,他们事先发了一批《南京野鸟》小册子,上面收录了他们多年来在南京看到过的每一种鸟,不仅有鸟的照片,连鸟的特征都描述得很详尽。

“看,黑水鸡!”观鸟会会长辛夷(网名)在一方枯败的荷塘中,发现了黑水鸡。通过望远镜,大家一共看到5只黑水鸡在水中嬉戏,发现有人后,小家伙们很机灵地潜入水中,到远处才再浮出水面。

“那是什么?”随后又有人在一大片水域中发现两个“小黑点”,辛夷辨认后告诉大家那是小鸊鷉。

与其他鸟儿不同,它们身上毛茸茸的,可爱至极。看到大伙,小家伙们即兴表演起“水上飞”的功夫来,一转眼就跑了很远。再一转眼,它们又潜入水中,记者数了一下,它们憋气12秒才再次浮出水面。“其实,它们也不愿‘水上飞’,那样很耗费体力。”辛夷说,这样的表演,其实是它们一种自卫本能。

“巨星”黑脸琵鹭3年没来了

观鸟会会长辛夷介绍,绿水湾湿地,冬天是众多雁、鸭越冬的地方。这些来南京的“客人”,主要来自东北,最远则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等地,其中一些是到南京越冬的冬候鸟,它们中大多数会北归繁衍后代。另外一些,则要远涉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地,到南半球寻觅自己的归宿,南京只是它们的“驿站”。

不过,随着湿地公园动工,芦苇荡被改造为鱼塘、湿地上盖起了大型的经营野味的农家乐。如今,鸟儿们在“大工地”的缝隙中寻找仅剩的一点生存之地,再也难觅往日雁鸭满天的景象了。

  “我们已经有3年没看过黑脸琵鹭了。” 江苏野鸟会成员“理想年代”(网名)告诉记者,在众多的候鸟当中,体型最大,身份最高贵的,要数黑脸琵鹭了。因其扁平如汤匙状的长嘴,与中国乐器中的琵琶极为相似,因而得名,亦因其姿态优雅, 又被称为“黑面天使”。

  “黑脸琵鹭是IUCN物种红皮书中的‘极度濒危种’。然而,在2007年1月份,黑脸琵鹭出现在了南京。” “理想年代”介绍,当时只发现一只,它的长相与白琵鹭极为相似,全身的羽毛也都是雪白色的,而且还跟一群白鹭混在一起,难以辨认。不过,它的额、脸、眼周、喉等部位的裸露部分都呈黑色,并与黑色的嘴融为一体,观鸟协会成员通过这些细节判断,那是一只黑脸琵鹭。

不过,近两三年来,黑脸琵鹭再也没有与大家不期而遇。不仅绿水湾没有,七里河湿地、六合龙袍湿地都没有发现它们的身影。

“这几年,黑脸琵鹭没有再到南京,它们都从沿海一代迁徙了。”观鸟会成员认为,它们对南京水土不服。

绿水湾冬候鸟数量

只有三年前的五分之一

同样令人痛心的是,青头潜鸭也多年没来了。

长江中下游地区本是青头潜鸭主要越冬地,为迁徙中的青头潜鸭提供了重要的取食和停留的环境。但是,2008年,它被IUCN评为濒危,全球评估数为5000多只。今年已经升级为极危,全球只剩下不到1000只野生个体。“青头潜鸭的灭绝已经进入倒计时。可时至今日,人们不知道它们在哪里繁殖、怎么繁殖;也不知道它们在哪里越冬,怎么越冬;更没有弄懂它们如何迁徙,路过哪里。就在一切还都是未知数的时候,却可能要永远的失去它们。”

“鸟类品种减少只是一方面。”cookship告诉记者,他在沿江湿地绿水湾观鸟3年多来,发现鸟的数量锐减更明显,“感觉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了”。

一天看到了40种鸟

对于观鸟新手来说,在绿水湾看到的每一只鸟,基本都是个人新记录。 一条腿单立水中“轻装老等”的苍鹭,两只在头顶盘旋的普通鸬鹚,一群在天空翱翔的猛禽黑耳鸢……每发现一种鸟,大家都会兴奋不已。

据统计,当天大家一共看到了40种鸟。它们分别为:雉鸡、绿头鸭、斑嘴鸭、普通翠鸟、山斑鸠、珠颈斑鸠、鹤鹬、青脚鹬、凤头麦鸡、黑耳鸢、松雀鹰、阿穆尔隼、游隼、小鸊鷉、普通鸬鹚、白鹭、苍鹭、大白鹭、夜鹭、白琵鹭、棕背伯劳、灰喜鹊、喜鹊、乌鸫、红胁蓝尾鸲、北红尾鸲、灰椋鸟、八哥、大山雀、银喉[长尾]山雀、白头鹎、黄眉柳莺、棕头鸦雀、[树]麻雀、白鹡鸰、灰鹡鸰、黑尾蜡嘴雀、田鹀、黄喉鹀、灰头鹀。其中,凤头麦鸡、普通鸬鹚、白琵鹭、红胁蓝尾鸲、北红尾鸲、灰鹡鸰、黑尾蜡嘴雀、田鹀是冬候鸟;白鹭、苍鹭部分是候鸟,部分是留鸟,绿头鸭部分是候鸟,部分是繁殖鸟。其他的都是“留鸟”。

“有资料显示,小白鹭是夏候鸟。”辛夷告诉大家,这个季节它们本该迁徙到更温暖的南方。但是,现在俨然已经成了“留鸟”。“还有一种说法是,它们有可能是从更远的北方迁徙过来的。”

关爱鸟类

也是善待人类自己

“以前,我只认识麻雀和燕子。”在观鸟过程中,大学生黄晓辉直感叹,这趟观鸟之旅收获太大了。他已经能认识近10种鸟了。

大学生左芬已经不止一次观鸟,以前不明白别人为什么没事找事,好端端的跑到荒郊野外去看鸟。但是,自从用心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观鸟的生活也很美好,“现在,每天一大早起床,首先是听听窗外的鸟叫,分辨是什么鸟儿在唱歌,并用心去体味它们。”

“随着对鸟类的认识增加,我就越发感觉要去保护它们。” 左芬认为,很多鸟儿不来南京,与南京的生态环境破坏有关系。有的鸟喜欢在芦苇一带活动,但南京很多湿地的芦苇群已被破坏,而且很多水域也拉上渔网,渔网限制了鸟儿活动范围,围湖形成的浅滩不适宜水鸟觅食,渔船活动频繁会惊扰到这些鸟儿,更严重的是,甚至有人为防止鸟儿捕鱼进行驱赶。同时鸟友们也发现,偷猎者也在悄然行动,他们在观鸟时曾看到捕猎者支起的捕鸟网。

“鸟类与人类越来越密不可分,试想有一天这个世界上少了鸟类,大自然将会变得黯淡,而人类的世界也将会变得无趣。”左芬说,关爱鸟类更是善待人类自己。

□现代快报记者 钟晓敏 孙羽霖 仲茜

屏幕快照 2015-01-31 下午4.16.05

 

今年的冬候鸟极少 只有3年前的五分之一

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http://kb.dsqq.cn/html/2012-11/05/content_221697.ht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