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海南暗夜寻蛙传

辛夷太能写,我就偷懒咯,呵呵。

以下引用:http://www.jsbws.org/thread-48-1-1.html

… 保护区的车来接上我们直接奔白沙而去,在白沙的保护区办公室,我们十一人终于汇合了,从山里走来,又回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那雨林里的跋涉突然间变得恍若隔世。

晚餐是保护区请大家饱餐了一顿,大家团团围坐起来,好大的一桌人啊,向日葵一样的。

回到鹦哥岭保护站,想起AK临行叮嘱的夜拍,远远的看到有穿迷彩的人在空地上支了快白布在灯诱,是南昌的学生在采集标本,我们可以去蹭拍了。

强忍着去洗澡的冲动,我觉得我现在浑身是臭的,尤其是头发奇痒,看来野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先抱了极乐鸟和百晓生友情出借的百微和闪灯,白布上密密麻麻的歇满了虫,学生们在用毛笔搜集那种很小的虫,对蛾子他们没有兴趣。

不过,我总是觉得这样拍出来的照片跟标本一样,还是喜欢拍自然环境下的虫子。

按照果老的计划是8点出发去拍蛙,抓紧时间洗澡,没有想到此后的每一天,白天观鸟,晚上去拍蛙、虫、蛇。。。。。。忙的几乎没有时间睡觉。

8点,果老带队,我、云起、理想年代跟从,去前两天果老拍蛙的地方寻蛙。夜不是一般的黑,是乌漆马黑(南京话),如果没有头灯,谁也看不到谁了。山下的洼地里有蛙声,顺着转一圈,用头灯在水草里使劲的找,啥也没找到,我们开始寻着水声往山上爬,边爬边想,怎么又开始爬山了呢,还好没有蚂蟥。跟着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的,一心一意的要把脚下的路走好了,只要他们一停下,肯定是找到蛙了。蛙比鸟乖了不知道多少倍,乖乖的趴那,一动不动的给你拍。据说做看云起自从第一天跟随果老夜拍过一次,从此就中了蛙毒,每天天一黑就要往外跑,成夜行动物了,后来连睡梦中都在找蛙。

虽说是找蛙,也是看到啥就拍啥,黑乎乎的夜晚,找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蛙躲藏在岩石的缝隙里,树叉中。前几天果老挖掘到云起有找蛙的天赋,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到头灯们停下围成一圈,我就凑上去拍。

这一路的边走边拍,当我们回到保护站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把脑袋丢到枕头上立即进入了沉沉的睡眠。

在大自然的面前我永远是个无知的孩童。

Comments are closed.